您現在所在位置:首頁 > 生態文明 > 詳細內容

史跡裝點鴨綠江

 

梁德祥

兩千多年以前,孔子站在泗水岸上,望著滔滔的流水慨嘆道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晝夜”。

兩千多年以后,毛澤東站在長江岸上,也有同樣的感慨。他在《水調歌頭·游泳》中寫道:“子在川上曰,逝者如斯夫”。

圣人和偉人,前思古人,后想來者,念天地之悠悠,都把歷史比作川流不息的長河。

泗水流淌的是歷史,長江流淌的是歷史,鴨綠江流淌的何嘗不是歷史呢?

歷史是什么?像電視劇《三國演義》片尾曲《歷史的天空》唱的那樣:暗淡了刀光劍影,遠去了鼓角爭鳴;湮沒了黃塵古道,荒蕪了烽火邊城;變幻了時空。歷史的天空上閃爍幾顆星,人間一股英雄氣,在馳騁縱橫。

這股英雄氣,就是泗水的魂,長江的魂,鴨綠江的魂。它們不會逝去,將永遠在人間縱橫,激蕩著我們的心靈。

在圖片上只能看到鴨綠江的面貌,在電視上只能看到鴨綠江的影像,到鴨綠江旅游,只能看到鴨綠江的景色,就是你生于斯老于斯,也只能看到鴨綠江的春夏秋冬江山如畫。只有上溯歷史長河鴨綠江,才能感受到鴨綠江的魂。

鴨綠江的歷史美和鴨綠江的自然美疊加,使歷史美和自然美相得益彰,那才是一種讓人震撼的、書寫在天地間的大美!

鴨綠江的史跡,不僅閃爍在歷史的天空,也留在白山綠水之間,裝點著這片瑰麗壯美的山河。

安圖縣大砬子村的安圖人洞穴遺址的古安圖人牙齒化石告訴我們,距今26000多年前鴨綠江流域就有人類活動;在頭道溝遺址還發現了原始至石器時期的人類遺物。長白朝鮮族自治縣民主村的民主遺址,有舊石器時期的紡輪、石刀、石斧等漁獵工具和陶罐及魚、豬等動物的造型,向人們講述著遠古時代先民們的生活情景。

史載鴨綠江流域夏、商、周時屬青州和營州,秦時屬遼東郡,唐初屬安東都護府,后為勃海國,宋遼時屬東京道綠州,明屬建州衛,后滿清興起,入關建清,經民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。這條歷史長河,向著大海、向著太陽、向著明天奔流不息。

今天的臨江市就是勃海時期的西京鴨綠府治所。臨江的船營,在歷史上曾日過千帆,是東北亞絲綢之路上的一個節點,繁華一時。

望江樓下的鴨綠江邊上,有一塊青石,據說是唐代薛禮征東時的磨刀石。附近的一個村子就叫當(蕩刀)石村。對岸朝鮮國的村鎮叫做下馬凳,據說當年薛禮拍馬躍過鴨綠江后,就在那里下的馬。薛禮的將士們曾在鴨綠江里洗過戰袍,因此鴨綠江又名洗袍河。今天,人們在這里豎立了薛禮塑像,老人們在唐時的邊關月光下,向孩子們講述著盛唐時的鴨綠江故事。

長白縣城的北山上有座靈光塔,一說是唐將尉遲敬德所造,一說是薛禮所造;歷時千余年,靈光依舊,護佑著這方水土這方人。

天池東南30公里的布勒湖里泊,有一塊《天女浴躬池碑》,傳說恩古倫、正古倫、佛庫倫三仙女臨凡,在此沐浴。佛庫倫吃了神鳥叨來的朱果,生奇男,即滿族的先祖愛新覺羅·布庫里雍順。所以,從金到清的帝王都認為長白山是他們的龍興之地,又是封禪,又是祭拜,又是封禁,視為神山。康乾時曾在吉林市的小白山附近,設祭拜臺,遙祭長白山。然而,歷史的長河“青山遮不住,畢竟東流去”。那些帝王們都成了孔子說的“逝者”,只有鴨綠江才是“不廢江河萬古流”,續寫著她歷史的新篇章。

集安的好太王碑及將軍墳、五盔墳等高句麗古墓群,國內城及丸都山城等,是高句麗都城425年歷史的遺存。它們盛載著光輝燦爛的高句麗文化,讓它的后人們魂牽夢繞,吟誦著民族和諧的詩篇。

二十世紀四十年代,日寇的鐵蹄踐踏白山綠水。白山市石人礦工墓血淚山展館,累累白骨,訴不盡日寇的獸行;鐵鑄的漢奸把頭跪像,謝不完民族敗類的罪惡。

國土淪陷,但鴨綠江不屈不撓;她的魂燃燒成抗日的篝火,在長白山密林里熊熊地燃燒。臨江人民拒日設領的斗爭,在全國人民的聲援下,取得了勝利。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路軍營地舊址,楊靖宇將軍殉國地及楊靖宇烈士陵園、楊靖宇紀念館,浩氣長存,光昭日月。中國人民的英勇抗戰和世界人民的反法西斯戰爭終于取得了勝利。1945815,臨江大栗子溝殘陽西墜。這天夜里,偽滿皇帝溥儀,在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之后,在大栗子鐵礦的一個倉庫里,宣讀退位詔書。816,鴨綠江迎來了一個嶄新的黎明。溥儀宣詔退位遺址,向人們講述那過去的事情,告誡人們:落后就要挨打,抗爭才能勝利。

解放戰爭時期,四保臨江戰役的勝利,拉開了解放全中國的序幕。四保臨江在鴨綠江畔留下一系列史跡:七道江會議舊址、臨江陳云舊居、四保臨江戰役烈士陵園、四保臨江戰役紀念館等,都以翔實的史料,科技的手段,藝術地、形象地再現了那段可歌可泣的歷史。

新中國成立之初,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,把戰火燒到鴨綠江邊。敵機把細菌彈扔上我們的國土,把鴨綠江大橋炸斷。是可忍孰不可忍?“雄赳赳,氣昂昂,跨過鴨綠江”——抗美援朝戰爭勝利的凱歌,從鴨綠江北岸唱到板門店。丹東鴨綠江斷橋,就是麥克阿瑟將軍“在錯誤的時間、錯誤的地點、打一場錯誤戰爭”的鐵證。

歷史長河鴨綠江,從昨天流來,向明天流去。我們今天的哪些輝煌會成為明天的史跡呢?是松江河的機場,還是老嶺的隧道?是丹東的港口,還是臨江的陳云公園?……

毛澤東在《菩薩蠻·大柏地》一詞中寫道:“當年鏖戰急,彈洞前村壁。裝點此關山,今朝更好看。”

你想不想看一看史跡裝點的鴨綠江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臨江陳云舊居      冬季鴨綠江      四保臨江雕像


 
 
版權所有 吉林省林業廳駐臨江林業局森林資源監督專員辦事處主辦
電話:0439-5051000   郵編:134600 地址:吉林省臨江市鴨綠江大街39號 備案號:吉ICP備14002041號 
花花公子游戏中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