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所在位置:首頁 > 生態文明 > 詳細內容

風情醉人鴨綠江

 

梁德祥 尼羅河哺育了古埃及文明,幼發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哺育了古巴比倫文明,恒河哺育了古印度文明,黃河哺育了中華文明。鴨綠江雖然不是大河,但在人類進化史上,也哺育出了自己的文明。這些文明,今天仍以多姿多彩的文化形態和地域或民族的風土人情令人向往。鴨綠江文化主要有高句麗文化、漁獵文化、森工文化、人參文化等等。 來到鴨綠江畔旅游,你不但可以看到錦山秀水、奇花異草、珍禽野獸、旖旎風光,還會被這里的風土人情所陶醉。 如果你到朝鮮族朋友家做客,你會看到他們古樸的稻草房外墻粉刷得雪白,一排整齊的木欞窗紙,其中的一扇拉開就是門,進去以后,整個房間就是一鋪大炕。灶間的高麗鍋擦得锃亮。好客的主人會用打糕、米腸、大米飯狗肉湯和高麗咸菜等來招待你。蘇里(酒)當然是少不了的。他們碰杯后要背過臉去喝,表示對客人的尊重。那米腸是用大黃米加調料灌在狗的肥腸里做成,又香又糯,別具風味。狗肉湯是朝鮮族人的最愛。他們說滴到腳上一滴狗肉湯,能把腳面子香出一個坑兒來。喝到一定程度,人們便會用筷子擊打碗碟,跳起舞來。高麗碗是銅的,傳說朝鮮戰爭時,美國大兵把它當成金碗,搶到了掛在屁股后,一跑叮當響。 朝鮮族老人的花甲大壽是最隆重的慶典,壽堂布置得喜慶熱烈。水果、糕點之類擺得十幾米長,層層疊疊,小山一樣,琳瑯滿目。壽星端坐,接受親友的祝賀和晚輩的跪拜。出席的人一律穿節日盛裝。男裝是馬夾肥褲,女裝是小襖長裙。為什么裙子那么長?褲子那么肥呢?一位朝鮮族朋友對我說,很久以前,一位姑娘看上了一位小伙,家里不同意,她就把小伙藏在長裙里帶回了女家。家人還是不同意,要把小伙趕走。小伙就把姑娘藏在肥褲里帶回了男家,兩人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。于是,長裙肥褲就成了朝鮮民族服裝的特點。 朝鮮族最隆重的節日是端午節。慶祝端午節,女的要跳長鼓舞,男的要跳象帽舞;要唱《阿里郎》、《道拉吉》等民歌;要進行踏翹翹板、蕩秋千和摔跤比賽。摔跤冠軍可以牽著一頭角上系著紅綢子的大牛回家。 鴨綠江流域林茂水肥,禽獸和水產就多,而且有自己的特產。從前,要向朝廷進貢蛤蟆(林蛙)油、鰉魚和鹿茸、虎骨、熊膽、獸皮、野味等,于是就促進了這里漁獵文化的發展。 清明前后看鴨綠江武開江、品開江魚是人們的期盼。武開江,江冰開裂,冰撞冰,冰擠冰,冰壓冰,冰水相激,氣勢恢弘;咯嘣嘣,喀嚓嚓,轟隆隆,嘩啦啦,此伏彼起;滿江是各種形狀的大小冰塊和它們發出的各種聲音,宛如鴨綠江在演奏春之交響,抒發人們的春之興奮。“開江魚、下蛋雞……”被民間稱為“四大香”。這樣的口福,誰肯錯過? 鴨綠江的鰲花、重唇、沙轱轆子、細鱗、馬口幾種魚最有名兒。鰲花魚能賣到二百多元一斤。捕魚的方式有旋網、絲掛子、抬網、花籃子、甩大綴、釣毛鉤和秋天憋梁子等。在青山綠水間展開的人與魚的游戲,如詩如畫,耐觀耐品。 像大年初一問“過年好”一樣,五一前后,鴨綠江人見面都要問:“你吃蛤蟆了嗎?”這里說的“蛤蟆”是東北特產林蛙,滿語叫“哈什馬”,清廷欽定的上八珍之一;是對長白山頂禮膜拜的“皇阿瑪”最得意的一口兒。如今,成了老天賜給鴨綠江人的口福了。春雨瀟瀟,山水復蘇。咕咕咕,呱呱呱……是“公狗子”、“母抱子”們在談情說愛。“聽取蛙聲一片”的時候,人們就想到紅燒哈什馬,饞涎欲滴了。春蛙鮮,秋蛙肥。一夏一秋,林蛙在山上食蟲飲露,長肥了。它們身體里準備過冬和繁殖后代的脂肪,成了人們的高級補品。這就是蛤蟆油,粵人和港人叫做雪蛤。秋天收蛙季節,你會看到山民屋檐下曬著一串串的蛤蟆,那就是準備曬干扒油的。我想,辦個林蛙節肯定能火;如果要創一個旅游品牌的話,叫《聽蛙品蛙》很有意境。 如今,鴨綠江的漁業,已經發展成以養殖業為主了,如網箱養魚,水庫養魚,承包溝系養林蛙。國家在魚咬汛的季節設立了禁漁期,不但不捕,還要大量投放魚苗。“張開船兒撒下網”和依柳垂釣,更多地成了業余休閑和旅游項目了。 關東三寶里的鹿茸和貂皮,都要靠打獵獲取。“左牽黃,右擎蒼”,彎弓盤馬,這是對舊時獵人威武形象的描繪。那時你到森林里要防備陷阱、套子和鋏子,那是獵人給走獸預備的;至于飛禽,則是等著它們自投羅網或是誤食藥餌。獵人會告訴你:“狗怕哈腰狼怕蹲”,你哈腰狗以為你撿石頭打它,就跑了;但狼不怕,你要蹲下做舉槍瞄準的姿勢,它才會跑了。遇到黑瞎子要裝死,遇到老虎要上樹…… “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”。現如今國家出臺了野生動物保護法,林區全面禁獵。狩獵變成了養殖業和觀光旅游業。紫貂、梅花鹿、黑熊、野豬、東北虎都人工養殖了,更不用說野雞、大雁了。東北虎林園還放虎歸山呢。你看,現在人和動物多么和諧!這樣,游客們不但能近距離地接觸這些珍禽異獸,還可以到狩獵場過把癮,運氣好了,還能打到家養野放的兔子呢。 “張張木排江中流,巍巍青山兩岸走”,這是鴨綠江的一道風景,它載著森工文化,從昨天走向明天。“順山倒了——”“哈腰掛喲——嘿!”,喊山聲和森工號子聲,偶爾還能聽到;地窨子、馬架子、木柯楞和木片苫的房子,卻成了遺跡。舊時把頭制的采伐組織和習俗,早已成了那一代人嘴里的故事。他們會告訴你,開工時怎樣祭拜老把頭,樹墩是山神爺(老虎)的座位不能隨便坐,什么叫“坐殿”,什么叫“吊死鬼兒”……高興了他們還會翻出當年戴過的柳罐斗狗皮帽子、穿過的狗皮襪子、腳上綁過的冰扎子和用過的彎把子鋸,拂去灰塵給你看。這些文化符號,勾勒出舊林業的實質,就是兩個字:砍樹! 現在的生態林業,也是兩個字:養樹!像種莊稼那樣種樹:種苗培育、植樹造林、幼林撫育、透光撫育、生物病害防治……;像車間生產那樣經營:工業原料林、速生豐產林、珍貴大徑級用材林、紅松經濟果林……;像打造園林那樣安排山水:一山一洞天、一水一風景、一石一形象、一林一幽境……林區成了特產寶庫、山水博物館、花木展覽會、天然氧吧……人類的精神家園。 “哥哥——等等——”這是棒槌鳥的哀婉叫聲在鴨綠江畔回蕩。據說,從前有一個放山人麻達山死掉了。他的未婚妻來找他。找不到,就要隨他而去。于是,就漫山遍野地喊:“哥哥——等等——”。后來,就變成了一只人參鳥,一邊喊叫著,一邊吃了人參籽兒,在肚子里發酵以后,隨著糞便撒在各處,讓后來的放山人能容易地挖到參,不會再像她哥哥那樣。 一個白靜的娃娃,穿著紅兜肚、綠褲子,頭上一根沖天辮兒,扎著紅頭繩兒。這就是人參娃娃。他頑皮地在大山里和人捉迷藏,把美麗的人參故事和人參文化,寫滿綠水之濱。 深山老林里,三五個放山人,用三塊石頭搭起“老爺府”,插上三根木棍兒當香,祭拜老把頭后齊聲高喊,“晃山”后開始“壓山”。他們一字排開搜索前行,“寧落一座山,不落一塊磚”。不許說話,通過“叫棍兒”聯系。突然有人“喊山”:“棒槌!”把頭“接山”:“什么貨?”“五品葉。”大家一起“賀山”:“快當!”于是,大家圍攏來,用拴著銅錢的紅頭繩把棒槌綁住,怕棒槌娃娃跑了。人參有巴掌、二甲子、三品葉、燈臺兒、五品葉、六品葉,長到七品葉后,就要轉生了,再從一個葉長起,所以棒槌娃娃幾百年、上千年也長不大。跪拜老把頭的賜與后,開始“抬貨”。抬出貨后要用樺樹皮、青苔和原土包裹起來下山。參行有許多禁忌、行話和行規。如:壓山時不準大小便;休息叫“拿蹲兒”、蛇叫“錢串子”;抬大留小、見面分一半兒等等。——這是以前的情景。 現在到了參鄉,你會看到一行行、一片片的參棚子,下面的參床上長滿不同齡的參,七、八月份亮頂的時候,紅寶石樣的參籽兒煞是好看。不用拴紅頭繩她也不會跑了,除非有人把幼齡參苗栽到山里去,若干年后再去挖。這叫園參野植,品質也向野山參靠近。 “秦皇四海求靈藥,應悔未到長白山。”長白山的野生藥材除了人參以外,還有靈芝、天麻、黨參、細辛、黃芪、刺五加、豬苓、桔梗、紅景天、五味子等932種。當地人說,長白山春天是菜園,夏天是花園,秋天是果園,冬天是動物園。薇菜、蕨菜、山芹菜、刺嫩芽等數十種山野菜,不僅能讓游人一嘗難忘,在國內外市場上也都是搶手貨。你想:冒牌的綠色菠菜都能賣四五十元一斤,這山野菜該是多么難得。春天的大脖梗子、酸流倌兒、拖拉盤兒;夏天的山杏、臭李子、野桃、山丁子;秋天的山葡萄、元棗子、栗子、核桃、榛子、松籽兒;什么時候上山都有吃的,有采的。運氣好還能遇到野蜂蜜。還有狍子屁股、猴頭蘑、豬嘴蘑、榆黃蘑、木耳等數十種食用菌,都是絕佳的綠色食品。像退潮時海邊的人趕海那樣,這里的人按著時令收山。以前叫小秋收、采山利落兒,現在發展成富民產業了。 和漁獵向養殖發展一樣,采摘業也向種植業發展。天麻、五味子、紅景天等藥材;山芹菜、刺嫩芽、婆婆丁等山野菜;木耳、蘑菇等食用菌的種植業正方興未艾。人工的科學介入,讓鴨綠江畔的生物資源走向更加輝煌的時代。 鴨綠江的旅游文化、冰雪文化等正如日方升;時代的輝煌將沉淀成鴨綠江文化新的瑰寶。隨著國際化交流的繁榮,鴨綠江文化將吸納其他地域、其他民族、其他國度的文化營養,更加燦爛。鴨綠江風情像陳年的酒,越釀越醇,芬芳醉人。


 
 
版權所有 吉林省林業廳駐臨江林業局森林資源監督專員辦事處主辦
電話:0439-5051000   郵編:134600 地址:吉林省臨江市鴨綠江大街39號 備案號:吉ICP備14002041號 
花花公子游戏中奖